当前位置:主页 > www.47632.com >

第100章~第102章

发布日期:2019-09-13 09:31   来源:未知   阅读:

  宋风时对于金兰殊说的计划并非完全,不为所动。但是,他觉得把宝压在一个自己根本不熟悉的人上并不是一个稳妥的选择。然而,金兰殊从来就不选择一个方案,就他而言,如果想要获得巨大的成功,不去兵行险着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至于另一个计划的执行者欧文,他呢,就只是拿工资干活的类型。所以他呢,就没有什么特别强烈的意见。另一方面,他也习惯了服从领导的安排。金兰殊的决定有时候看起来还挺糟糕,但是又有时候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欧文自己又不是老板,不是股东,更没有投资千万进账,所以他的心态非常的平稳。

  宋风时的心态失衡,患得患失、不敢冒险、不敢进取,都是因为他已经不把自己当成是一个打工的了。他现在拥有了公仔所很难具备的所谓主人公精神,所以他就很担心,高风险决策所带来的高风险。这也跟他性格中的保守有关,使他比较难以重视高风险决策蕴含高收益回报之可能性。

  宋风时听到金兰殊这么若无其事而感到了有一丝的恼怒,说道:“你这个说法,简直就是祸水东引之后还,觉得自己给人家激情灌溉,这话是人说的话吗?一般这种诈骗案,尤其是跨国的诈骗案,别说赔偿了,原本被诈骗的金额,基本上都是难以追回的,你这样子等于是助纣为虐,刘伯温论坛118图库。跟周翊翊一样,坑害他人。”

  就在金兰殊和宋风时在办公室里因为这个诈骗单而激烈的讨论、甚至已经吵到有一点脸红脖子粗的时候,欧文就走了进来。欧文也察觉得到办公室里面的气氛有一点点的不对劲,不过他还是很专业的,装作什么都感觉不到,对金兰殊说:“我刚刚给刘易斯打过电话,告诉他那个劳务派遣公司有问题。”

  欧文听着他们两个的言谈,似乎猜到了事情的七八分,他便微笑着解释说道:“事情是这样子的,金总知道刘易斯要跟对方进行交易往来的时候,就让我进行提醒。刘易斯报案这么及时,相信不会给刘易斯带来实际上的损失,我们只需要让刘易斯兄弟意识到他们被人摆了一道就可以了。”

  这个时候宋风时已经不为刘易斯的问题所担忧了。他察觉刚刚金兰殊说话春秋笔法,便问金兰殊,说:“你刚刚会跟刘易斯提醒的事情之后,只说什么刘易斯可以索取到赔偿的混帐话?你是不是故意套我的话,看我会不会在意刘易斯?”

  金兰殊讲话相当的笃定,并且带着一种天然的自信,这让宋风时也不由相信他。当宋风时开始相信他的时候,就渐渐开始去了解到他的思路了。宋风时细细想来,认为这个事情确实有理据可依循。宋风时便说道:“你是不是觉得刘修斯能够通过这个骗子顺藤摸瓜的查到周翊翊的?周翊翊害怕刘修斯,所以会赔点钱,这样对吗?”

  刘易斯在欧文的一通电话提醒之后,便让人去迪拜的大使馆进行核查,那边很快就确认这个声称是劳务派遣公司老总的人是骗子,他的保证书等文件也是伪造的。刘易斯立即报警,但是这个骗子似乎已经闻到了风声,早已逃离了。

  事实上,这个骗子确实是周翊翊安排的,周翊翊认为这个骗子可以去搅和“云想”的**计划,然而他却没想到刘易斯居然也卷入了其中。而且他知道的太晚了,在大使馆那边的熟人告诉他“霓裳”可能被诈骗了,周翊翊才察觉着了道的不是金兰殊,竟然是刘易斯。

  发现事情发生了那么大的变故之后,周翊翊决定立即给那个骗子通风报信,让他赶紧出国,以免惹火烧身。那个骗子也火速逃离了。但是,刘修斯却找上门来,周翊翊自然是不承认此事与他有关系的。刘修斯也确实没有拿出什么证据来。

  这件事情确实没有让刘易斯在钱财上遭受损失,用金兰殊的话来说,刘易斯得到了巨额赔偿——这还有赚呢。但其实刘易斯却心中觉得相当的不快乐,他觉得自己犯了傻。而且“上苑春”这么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品牌遭遇一个小骗子的诈骗,颇具戏剧性。这官司也上了新闻,很多网友都说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骗,现在的人做生意都不好好查一下对方的公司吗?

  宋风时却说道:“不要妄自菲薄,其实大公司被这种小骗子诈骗是常有的事,因为很多大公司觉得自己,没有谁会来骗自己的。之前大名鼎鼎的‘美的集团’被诈骗了10亿,比你这个金额大多了。他们因为相信了对方的文书而被诈骗。这跟你这个情形是一样的,谁也没有想到官方的文书可以被这样的轻易伪造。所以呢,你被看美的那么大的集团,他们也就那样子。”

  金兰殊说:“便说你看你又说这样的话,正是因为如此,在要不要和你事先商量的在这件事情上我也纠结了许久。我觉得这个计划告诉你,存在一定风险——比如说你是个老好人,你可能下不去这个手,又或者你会因为心中的不安而给外部透露出信息,那么我们的计划就完了。最后,就算计划成功了,你也会像现在这样心中充满了愧疚,没有办法享受胜利的喜悦——像现在一样。”

  宋风时顿感意外,他确实不是特别支持金兰殊最近的“大计”。一来,他觉得有一点道德上的风险,另外的话,更多的是经济上的风险,他觉得如果将赌注压在刘修斯这个人的性格上,是很危险的事情。但是宋风时并没有明言不同意,只是提出他的顾虑,但也足够让金兰殊明白他的立场。

  宋风时的问题并没有得到正面的回应。但这却是符合金兰殊一贯风格的回答。金兰殊表现得好像在蔑视对方的智商一样,但事实上他是害羞。就好像他无法坦然地说出“喜欢你”“不能没有你”之类的话一样,对别人表达出自己感情的需求,对于金兰殊而言是一种几乎等同于认输的示弱的表达。他没有办法做到——起码没有办法在寻常平静的状况上做到。

  宋风时也不忍心过于的折磨他、逼他这样“认输”。大概是宋风时已经了解了金兰殊这个奇怪的个性。更重要的是宋风时不仅仅是“了解了”,而且还是“理解了”。现在的他欣赏着金兰殊的坏处,就好像欣赏玫瑰的时候同时也欣赏那荆棘一样的、颇有美感的花刺。

  宋风时便说:“你总是很清楚自己的决定、坚定地做自己认为是对的事情。无论这个世界怎么反对,你都不会有一丝的犹豫的……我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会问你这么一个问题……我的意思是说,尽管我不支持也不会阻碍到你的决定,因为你就是金兰殊。”

  金兰殊虽然不是什么大富豪,但这些年一直身居要职,用钱的地方看起来也不多,连投资创业都没怎么花过自己的钱,攒下来的资金大概不少。宋风时尽管不知道金兰殊的银行户头里面的确切数字,但他也可以想象那应该是自己一辈子都挣不到的数目。

  金兰殊回答:“上次会面,刘修斯应该会猜得到我们的来意,却选择带来了一个助理,就证明跟这件事情相关的事情都很可能会交托给这个助理来操办。所以,如果我们想要知道刘修斯的动作,通过观察这个助理就是最简单的方法。”

  宋风时的内心充满了忧虑:“就算如此,也不必冒险。我们隔山观虎斗,看着‘霓裳’被大鳄搞死,我们也能高兴高兴啊。要是我们猜错了,也不损失什么,你这样把整副身家投进去,要是出了差错,岂不是……”

  听说有一种鸟,在求偶的时候,会飞到山的另一头用它的喙去叼形状特殊的树枝送给对方,以此获得对方的回应。似乎人类亦是如此——要表达对伴侣的渴求,非要鼓捣一些不能吃不能喝平常也用不上的东西,方才显得精心用心、富有诚意。

  金兰殊并不是一个特别追求浪漫的人,他也从来没有要求过伴侣给他任何类似于从千里之外的地方叼树枝之类的——对他而言,这是种无意义的活动。最早六合开始,然而他觉得宋风时可能会喜欢。因为他送的香水、他送的花都让宋风时感觉很愉快,那么金兰殊就突然觉得这样的行为还是有意义的。

  前天,周翊翊大清早的在自己的办公室被警方请去协助调查,尽管案情的细节并没有被披露,但风声已经传满了整个城市。所有人都知道周翊翊为了上市涉嫌作假,这件事情显然是有一定的严重性的,“霓裳”的股价应声下跌。

  此时此刻,金兰殊、傅丞以及宋风时,正坐在Oval Table餐厅的圆桌上用餐并交谈。这三个人很少一起吃饭,因为他们其实也不太聊的来。金兰殊此次约谈傅丞自然也不是为了吃饭那么简单,显然另有目的。

  宋风时坦然笑说:“因为经历过上次呢,很多事情我已经想明白了——我横竖是上了你的贼船,是和你共同进退的。但是又轮不到我掌舵,风里雨里,都是你说了算。那我便索性平常心。就算翻船也好,都高高兴兴的、该乐的乐。”

  刘易斯有些惊讶,但却没有探问是什么事情,淡淡笑了:“你不必担心,如果你确实想要和他和谈,那我觉得你可以去游艇俱乐部碰碰运气,知道他最近买了一条新的,明天会是游艇的命名派对,你们去碰碰运气吧,很可能能见到他。他的心情应该也会不错,可以聊的愉快一点。”

  宋风时说道:“像之前你请我夜游罗浮宫、前几天你跟欧文提起要给我买玛莎拉蒂——等等的事情我都觉得特别感激。但其实,罗浮宫,我排着队进去也觉得还行;车的话,我现在开着的那辆还也还不错……我真的是一个比较不大气的人,别给我花那么多钱了,真的。”

  对比起来,金兰殊显得相当无情,冷淡说道:“当初周翊翊要将‘霓裳’搞上市的时候,就已经是一意孤行,为此他还把自己在夔龙的股权质押,来做这个公司。这等于是跟他爸立了军令状,不成功便成仁,现在他失去了‘霓裳’,便是便是失去了所有了。就算他能侥幸逃脱这次的控罪,以后也没有什么出头之日了。”

  金兰殊又说:“刚刚刘易斯也说了,请你看在他的面子上,宽容一点、忍耐一点。我们要请教的问题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听说你手上有一些‘霓裳’的股份。其实这也真是有趣,我看他可能明天就跌停了,你拿着他的股份有什么意义呢?大不如卖个面子,这些股份卖给我还有傅丞,我们都会感激你的。”

  宋风时和金兰殊却仍留在了这个派对之上,像是没事人一样。毕竟要是得到了答案之后就中途离场看起来不太礼貌。在派对结束之前刘修斯和刘易斯一同站到了海边,看着红色的盖布从游艇的牌子上面拉了下来,露出了新游艇的名字——LOUIS。

  此时,海上立即升起了烟火,大家举着香槟杯,鼓掌跟喝彩,喊着“To Louis!”,纷纷向刘修斯投以掌声,像是刘修斯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一样——然而刘易仅仅是简单地举着酒杯,沉静地看着大家。

  金兰殊和宋风时二人离开了派对之后,便回了家。金兰殊一个人坐在卧室里,在宋风时的柜子边翻翻找找——并不是要偷东西,如同他之前在宋风时的梳妆柜里面找到了香水礼物的灵感一样,他想要在宋风时的柜子里偷一些灵感,好让他在求婚的礼物上有所创新,也能投其所好。

  宋风时犹豫良久,才说:“我觉得我是个小王子。”说完,宋风时又觉得有点害羞,只觉得这句话说起来哪里不对,还有些恬不知耻的感觉。所以宋风时接着自我纠正:“我的意思是……我想成为小王子……这是不是有点好笑?”